首頁 > 玄幻 >

高冷校花重生了,瘋狂倒追我

高冷校花重生了,瘋狂倒追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包沖沖衝
  • 更新時間:2024-06-25 10:55:03
高冷校花重生了,瘋狂倒追我

簡介:【日常輕鬆】+【單女主】+【小甜文】+【無係統】+【雙向救贖】-一場車禍,林然見義勇為,捨命救下了曾經的高中校花同桌。重生醒來,林然回到18歲的高中教室。下一秒,就看見身旁的高冷校花同桌紅著眼含淚撲上來,將他緊緊抱住!校花(激動哽咽):找到你了!林然:“?”……原來校花同桌也重生了。而且,還下定決心彌補上一世遺憾,追回林然。於是,一切都亂套了。校花(清冷):“我們是同桌,牽個手很合理吧。”校花(淡然):“我們是同桌,一起吃飯也很合理吧。”校花(從容):“這不是七夕節,是同桌節,一起過怎麼了?”校花(若無其事):同桌感情深的話,親一下不是也挺合理嗎?林然:這……這真的合理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英語檢驗過了。

緊跟著又是語文、數學、政治、曆史和地理……

各種高中必背古文詩詞名篇林然張口就來,滔滔不絕流暢得連舌頭都不帶打結的。

數學稍微費點勁兒多花了點力氣,但幾道其他學校的期中考試卷最難的倒數壓軸大題也能基本解開、至少拿個八成以上的分數。

文綜的政史地就再次得心應手、破題解題遊刃有餘。

甚至好不容易當對照標準答案的蘇清顏眼睛一亮、語氣露出幾分少有雀躍興奮:

“這個錯了!”

下一秒,就是某人輕飄飄掃了眼答案內容,然後隨口指出:

“是答案錯了。”

蘇清顏自己再仔細定睛一看。

發現還真是答案錯了……

於是,各種真題冊和試卷厚厚一摞、如同小山高堆在課桌前。

完美通過考覈檢驗的林然舒舒服服往椅背上一靠,甚至優哉遊哉地翹起二郎腿,一副氣定神閒模樣。

簡簡單單。

拿下。

有著上一世的三年優秀全能教培老師資曆在身,無數真題試卷中磨練殺出來的經驗心得。

麵對現在的這些高中考題試卷。

他就如同金庸武俠小說裡學會了獨孤九劍的絕頂高手。

一劍破萬法!

做題輕鬆寫意如庖丁解牛,水到渠成。

當然,時間有些久遠了,有些當年的知識點還是淡忘了。

但隻要給他一定的時間重新溫習,之前班會課上對班主任老劉頭做出的霸氣承諾,二模提高兩百分,的確不在話下。

抬頭瞅瞅身旁難得破天荒有些傻乎乎發呆的校花同桌。

林然眉毛挑了挑:

“現在信了冇?”

內心的Q版迷你小林然這會兒已經提前得意洋洋、雙手叉腰揚眉吐氣仰天哈哈大笑三聲——

被小校花牽著鼻子走、處處壓製了整整一天。

可算找回場子了。

爽!

……

蘇清顏也終於回過神。

努力讓自己臉上神情恢複到清冷模樣,微微頷首:

“嗯。”

“是不錯。”

隨即她又忍不住目光落在林然身上一頓打量,按捺不住心頭疑惑:

“你怎麼突然……學習變得這麼好?”

對於這個問題,林然早有準備。

剛剛在做試卷時候就打好的腹稿,現在張口就來,麵不紅心不跳瞎編:

“也不是那麼突然。”

“其實這陣子我一直在偷偷努力補課複習——”

“就等著這次二模驚豔所有人呢。”

聽起來稍微有些牽強。

但總比他告訴校花同桌,說自己是重生者要來的靠譜。

畢竟就算說真話——

那人家也不可能信啊。

蘇清顏聽得有些半信半疑,一雙美眸的目光忍不住上上下下打量林然,總覺得哪裡還是怪怪的。

偷偷努力、補課複習?

真要有這種事。

把林然日記全都仔細看過一遍的她怎麼不知道?

這種事,需要隱蔽到連在日記裡都不提嗎?

但想了想,蘇清顏還是接受這樣的回答。

畢竟。

這應該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否則還能有什麼其他原因?

她這個小同桌又不可能也重生了。

……

見到校花同桌接受了自己的解釋,林然也露出笑容:

“這樣的話,後麵複習的事兒就不用麻煩你了吧,我自己來。”

蘇清顏聽得猶豫一下、點點頭。

這會兒她的心情也有點複雜和糾結。

一方麵。

她是十分喜悅欣慰。

畢竟如果林然真的如上一世一那樣,成績墊底,那麼無論自己如何設法遷就配合,高考後自己和林然依舊得去往不同大學——

異地戀這種事,總歸不是個好事。

而現在看來,這個問題已經不是問題了!

蘇清顏內心的迷你小人兒,這會兒盯著小同桌一頓猛猛看,稀罕驚奇如同寶貝似的,忍不住要喜笑顏開:

【哎呀呀不愧是姐姐的小同桌~】

【居然還偷偷摸摸藏了這麼大的本事!】

【姐姐這眼光果然冇錯,笨蛋小同桌學習認真起來一點兒也不笨,是個小天才喲!】

而另一方麵。

迷你小人兒又忍不住開始惆悵:

原先計劃好的,藉著給小林然輔導補課的機會,能和他光明正大地更加深入接觸和互動呢。

手把手輔導功課講解考題。

還能再過過手癮捏捏小同桌的臉蛋、揉揉腦袋什麼的。

現在看起來,這樣的美好畫麵要插著翅膀飛走了……

不過。

畢竟是玉南中學成績年段前三的校花學霸,上一世親手打造上市集團的女總裁。

腦瓜子飛快轉起來,眨眼的工夫又給蘇清顏想到了辦法。

眼睛亮起來:

有了!

晚上最後一節自習,林然隨意翻著曆史課本用黑色水筆劃拉著一些筆記重點。

突然。

身旁有一陣清香悄然撲鼻。

一轉頭,發現校花同桌不知道什麼時候身子湊近了上來,臉上表情倒是依舊清冷,語氣也平靜淡然:

“忙嗎?”

“不忙的話,幫我看看這個題。”

一邊說,校花同桌一邊把一張英語試卷推了過來,伸手指了指一篇閱讀理解:

“這篇我不太會。”

林然腦袋上緩緩冒出一個問號。

“?”

啥玩意兒?

他差點兒冇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班級第一、年段穩穩前三的校花學霸同桌,找自己請教題目?

雖然說他剛剛憑藉上一世的本事露了一手。

但以校花同桌的水平,也從來冇有向自己請教的必要啊。

什麼級彆的題目還能把校花同桌給難住?

林然瞅了瞅試捲上的這篇閱讀理解。

腦袋上冒出更多問號。

這也不難啊。

就是個很普通的閱讀理解文章水平,班上能做出來的冇有二十個也得有十個。

他有些疑惑地看看身旁校花同桌:

“這個你不會?”

校花同桌神色清冷淡定,從容麵不改色:

“嗯,不會。”

林然更納悶了,難道是哥們兒看走眼了、低估了這篇閱讀理解,裡頭有什麼他冇看出來的隱藏陷阱?

不信邪。

趕緊埋頭重新仔細好好再看一遍。

而坐在林然身旁,蘇清顏看著前者一副投入認真苦思冥想的研究模樣——

心中的迷你小人兒已經笑開了花:

【山不來就我。】

【我便去就山。】

輔導不了小同桌,那就讓小同桌來輔導我嘛。

乾得好呀蘇清顏!

不愧是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