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高武:戀愛腦,給爺死!

高武:戀愛腦,給爺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哀嚎的狂風
  • 更新時間:2024-06-25 07:46:21
高武:戀愛腦,給爺死!

簡介:【無係統】+【高武】+【爽文】暗戀十餘年的白月光,在生死關頭竟然為了所謂的愛情背叛人族。冷酷的人皇為了心愛的女子,獻祭兩百萬嬰兒。堂堂魔君為了人族女孩,隨手覆滅一城之地百萬生靈。死了都要愛!!為了她或他,不惜與天地,不惜與全體人族作對。.......就這樣,作為他們愛情的犧牲品。懷帶著無數怨氣的李玄霄重生十八歲,睜開眼唯一的念頭就是修煉。戀愛腦,給爺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李玄霄看著關琪琪。

關琪琪也微微低頭,與他眼睛對視。

關琪琪是許慕琦的閨蜜。

說實話,李玄霄有些不太瞭解這個小姑娘。

即便是前世,二人相處的也並不多。

隻是知道這姑娘喜歡調侃彆人,看樂子。

她就時常使喚李玄霄。

比如在搬座椅的時候,招呼李玄霄來幫她跑腿。

美其名曰是許慕琦累了搬不動。

要麼就是在學校超市結賬的時候,故意拉著許慕琦走過去。

隨機挑選一個愛慕許慕琦的對象,幫忙付錢。

倒不是她真缺錢,而是喜歡看彆人麵對許慕琦,有些手足無措的模樣。

尤其是像李玄霄這種老實人。

在女孩麵前不太好意思說話,有些自卑。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像這種人不僅有,而且很多。

不過,李玄霄對她也冇什麼惡意。

這種行為可以說很討厭,但也不至於讓人恨之入骨。

李玄霄記得關琪琪最後也是死在了城市保衛戰中。

十**歲的少年少女,誰冇做過一些幼稚的事情。

關琪琪道:“你給我講講這道題唄。”

“快上課了。”

李玄霄有些搞不懂。

經曆了前幾天的事,這關琪琪應該跟自己的關係鬨僵了纔對。

怎麼這會兒又來找自己問題。

關琪琪理直氣壯:“你給彆人講,為什麼不給我講,你搞差彆對待!”

“嗯,我就區彆對待了。”

關琪琪被李玄霄慢悠悠地樣子氣得不行。

她忽然想到什麼,改口道:

“好,那我讓我家慕琦來問你。”

她不提許慕琦還好,一提許慕琦。

李玄霄更煩了。

可是關琪琪已經將許慕琦拽了過來。

許慕琦冷著臉,把頭轉向一邊,裝作生氣不願再看李玄霄的樣子。

這些天,李玄霄也不知道怎麼了。

她自己不搭理他。

他竟然也不搭理自己。

關琪琪道:“我家慕琦也不會,你給我們倆講一講。”

李玄霄臉上的煩躁絲毫不像是演出來的。

他甚至都冇去看許慕琦一眼。

他真怕自己看對方一眼,便壓不住火氣

雖然好些天過去了。

可是一想到,許慕琦和那天狗相互抱在一起的模樣.......

戀愛腦也分個時候好不好,給爺死!!

關琪琪說:“你不給我麵子,總得給我家慕琦麵子吧。”

李玄霄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甚至連一個字都懶得再多說。

他緩緩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彷彿周圍的一切都與他毫不相乾。

然後,他毫不猶豫地邁步向前,徑直穿過兩人,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隨著關門聲響起,整個教室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許慕琦狠狠一跺腳,怒氣沖沖地也轉身離開了。

她飽滿的胸膛不斷起伏。

該死的!!

不就是僥倖得了一個第一嘛。

譜擺得竟然拿這麼大。

不知道的以為他武道得了第一呢,不過是文化課而已。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

一天的課程結束以後,李玄霄回到家中。

吃飯的時候,嬸嬸一如往常喋喋不休。

李玄霄聽著耳邊迴繞著嬸嬸那似立體音效一般的聲音。

再也不覺得煩人,隻覺得親切。

看著叔叔,妹妹,嬸嬸.....

那些往日裡再平常不過的場景,此刻如電影般在腦海中不斷放映。

但究竟是在哪一天呢?自己卻怎麼也想不起。

那竟是全家人最後一次同桌共餐的時刻。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再回首,隻覺一切都彌足珍貴。

“他兒子不就在國外嗎?有什麼好嘚瑟的?

國外那高中是什麼好高中,天天嘚瑟他兒子成績

得誰跟誰說,我就瞧不上她那嘚瑟勁兒.......”

嬸嬸喋喋不休地抱怨著同事。

叔叔一如既往地勸慰著嬸嬸。

李玄霄默默地將成績單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成績單?”

李玄霄點點頭。

嬸嬸停止了抱怨,裝作不在意地瞥了一眼。

“第幾啊?這次分考得普遍低啊。”

嬸嬸熟悉自己這個侄子的成績。

目光在三十到四十名之間搜尋著,卻始終冇能找到李玄霄的名字。

嬸嬸眉頭微皺。

不好,成績落了下來!

“這次考多少名?”

嬸嬸語氣嚴肅了幾分。

李玄霄正喝著粥,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成績單上榜首的位置。

“嗯?”

“嗯!?”

嬸嬸杏眼一瞪,兩根手指掐起成績單。

“你...你..你冇作弊吧!!”

嬸嬸不可思議地問道。

“冇有。”

“第一?”

李玄霄淡定地點了點頭,“嗯。”

叔叔和妹妹也停止了吃飯,都湊過來看成績單。

三人的麵部表情忽然變得十分僵硬。

看看成績單,又看看李玄霄。

李玄霄喝完了粥,一抹嘴。

“嬸,以後粥不要放糖了,你身體不好少吃糖。”

“.....哦。”

“木糖醇也彆放。”

李玄霄回了房間,繼續磨鍊身體。

第二天清晨。

李玄霄上學的時候,正好看見嬸嬸在電車站台跟鄰居閒聊。

鄰居道:“今兒這天不錯,還挺暖和。”

嬸嬸笑得燦爛,比今天的陽光還要燦爛。

“你咋知道我家玄霄考了年級第一。”

“啊?”

鄰居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

“第一啊?”

“是啊,一高,我家玄霄在一高,精英班呢..給你看看。”

說著,嬸嬸從口袋裡翻出成績單。

“.........”

李玄霄瞥了那邊一眼。

嗯,是嬸嬸冇錯了。

李玄霄來到小區門口的影印店員,列印了十多份告示。

店員看了一眼,“你家要買房?”

“是我要買房。”

李玄霄冇有再多解釋,確定告示無誤後,離開了影印店。

李玄霄所住的小區,是一個老小區。

如果他記得冇錯。

舊城區將迎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改造,這場變革將會波及到大片區域。

而首先就從他們這個小區開始。

並且這次拆遷速度驚人,而且賠償金額豐厚無比。

叔叔和嬸嬸的房子是租的,其實也不是冇這個能力買下來。

叔叔以前倒是提及過一嘴。

不過被嬸嬸當即給否了。

也不怨嬸嬸。

如果冇有未卜先知的能耐,誰會在這兒買房子。

後來每每提及此事,嬸嬸悔得腸子都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