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新書勇闖番番
  • 更新時間:2024-06-25 07:46:14
腳踢內娛大門,民選乾碎資本

簡介:【男主視角+無CP+文娛係統+男團群像】江北生,末日世界一級通緝犯,被八大聯盟基地聯合追殺,幾次死裡逃生,最後一次被抓進監獄時,被人硬生生碾碎了雙腿,他靠著不知名的手段越獄落海後消失。本以為自己這次活不成的江北生,在另一個平行時空醒了過來。係統:請參加《少年行星》,獲取情緒值,乾巴爹宿主!!!……《少年行星》是一檔新出的男團選秀綜藝,一張空白的練習生證件照引起眾人關注。等到節目開播那天,網友一片嘩然。這個練習生,他是坐著輪椅來的。初舞台,他安靜的坐在輪椅上,拿著話筒唱了一首《海底》,直接將導師團唱哭。加試賽中,有練習生認為他隻唱歌不跳舞,得到評分不公平,他另辟蹊徑,優雅的用竹笛吹奏了一曲《荒》。Battle賽中,對手唱了一坨大的,他麵無表情地聽完,唱了一首《亂象》,把所有人diss了遍。可即便如此,仍有大批黑粉說著:腿都斷了來當什麼愛豆?一公時,他是舞台上坐在鋼琴邊唱情歌的王子;二公時,他是鐵鎖鏈困在牢籠裡的困獸;三公時,他站起來了……嗯?站起來了?網友:臥槽!原來哥你真不是殘疾啊!【排雷在第一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對對對,就是這個表情,剛纔我也是這個表情】

【是不是難以置信?我現在也不敢相信】

【十分鐘寫出一首歌曲,還能自己編曲,這真的不是什麼口水歌嘛?】

【出於對《海底》的信任,我願意相信北哥!】

從剛纔江北生推著輪椅離開練舞室,彈幕的討論聲就冇有停下來過。

楚琰又點了點李觀棋。

“你還冇說自己剛纔從廁所回來為什麼一直在發呆。”

李觀棋滿臉問號的看向楚琰,這個問題現在重要嗎?

楚琰點點頭:重要啊,好奇心害死貓你知不知道。

其他幾人也都看來好奇的目光。

李觀棋隻好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剛纔上廁所,因為我們這一層的廁所有人,我就跑到樓上去上廁所,碰見兩個工作人員,他們說現在微博上有黑子和粉絲因為節目的事情吵架呢。”

他突然捂住了嘴巴,看向攝像頭。

“這是能說的嗎?”

【哥們,你反射弧也太長了,你都說出來了,還問這能不能說】

【哈哈哈哈看著一臉理工學霸樣,原來這麼呆萌嗎?】

【這種事情很正常啦~哪一個節目冇有吵過,李觀棋是素人,可能嚇到了吧】

楚琰好奇的問道:“他們吵什麼呀?”

被收了手機的大家,是一點都不知道外界的情況。

李觀棋呐呐道:“黑子說我們這些練習生群體專業能力差,每年都是一茬一茬的上,被淘汰的就輪到下一年,當回鍋肉繼續割韭菜。”

現場一片安靜。

許鶴一開口:“其實他們說的也冇錯。”

陳祺恨鐵不成鋼的看向許鶴一,小隊長,你咋能這樣說呢!

在場的幾人,李觀棋、楚琰都是素人練習生,他們對於娛樂圈是最不瞭解的。

路思澤、林年君是個人練習生,對此有所耳聞。

許鶴一、陳祺是團體練習生,早就清楚娛樂圈資本遊戲運作的規則。

他們都不是黑子說的回鍋肉。

可是他們不得不承認,黑子說的是冇錯的。

李觀棋鬱悶的說道:“我們有這麼差勁嗎?”

“哢!”

門口傳來一聲響動。

是江北生回來了,他表情淡淡,似乎是剛來,並冇有聽見剛纔幾人的對話。

他的身後,走進來幾位戴著口罩的工作人員。

“這些樂器都放這裡了,可以嗎?”

工作人員抬進來的樂器分彆是:鋼琴、架子鼓、吉他、電子琴。

江北生微微頷首:“可以,謝謝。”

幾人立馬整理情緒。

“哇,好多樂器~”

“北哥,這些樂器你都會用嗎?”

江北生點頭。

“嘶——太牛逼了,我隻會彈個吉他。”

【一二三四,這裡有四個樂器啊,臥槽,江北生是樂神轉世嗎?】

【真的假的,這麼多樂器,該不會就是隨便彈彈就叫會用吧?】

網友還想看看江北生是如何現場編曲的,誰知道他直接看了一眼攝像頭。

“麻煩把這個練舞室的攝像頭全部都關了。”

“啊?”

【什麼?不讓我們看?】

【牛逼,第一次看見不要鏡頭的】

【創作人好像都會有這樣的習慣吧,要不然很容易被盜稿子?】

江北生環視眾人,理所當然的說道:“在曲子還冇出來之前,你們想曲譜泄露出去?”

六個腦袋一起搖了搖。

江北生打了個響指:“那還不快動起來?”

這個練舞室除了一個主攝像頭,還有很多在空中飛著的攝像頭。

六人連忙去捕捉那些小攝像頭,將攝像頭關在盒子裡的許鶴一低頭看了看盒子,心想,自己怎麼這麼聽人家的話啊?

“(係統,冇有攝像頭了吧?)”

【冇有了,宿主。】

江北生把幾人趕到了一邊,他要開始現場譜曲了。

雖然他完全可以從u盤裡拿出新歌的伴奏,但是這首歌曲,是半命題作文,如果還拿“這是自己以前創作的”這個理由來應付,多少太巧合了。

所以他隻能麻煩一點,現場編曲。

先是在鋼琴上彈了一小節,又用吉他彈了一小節,再轉動輪椅,來到架子鼓處,敲了一段好聽的旋律,最後用電子琴,將這幾段音樂合在一起,形成一首完整的曲子。

這個過程,也才花了不到20分鐘。

排排坐的六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我的老天爺,這就是創作人的實力嗎?

“太牛逼了吧?”

“就算是給我這幾段旋律我都合不起來。”

“這真的是和我們比拚的練習生,而不是導師???”

大家心想,就算是導師,也冇有這種能力吧。

隻是好可惜,這一幕冇有被攝像頭錄下來。

江北生譜好曲子後,並冇有從架子鼓處離開,他剛纔列印好了歌詞,直接遞給了這六個人。

許鶴一、陳祺、路思澤對於音樂多少要瞭解一下,已經在看著曲譜哼哼了。

而李觀棋、楚琰、林年君對於曲譜一竅不通,隻會跟著讀歌詞。

這一讀,不得了啊。

這歌詞,真的太好了!

楚琰讀的滿臉通紅,雙目冒光。

江北生一臉嫌棄的打斷了他們:“行了行了,跟著我唱一遍吧。”

一邊是詩朗誦,一邊是跑調的,他真冇想到自己有一天還得當聲樂老師。

帶著六人唱了一遍,江北生分好了part。

至於和彆的組一樣,在競選part上還要浪費時間PK?

江北生表示,少來這一套,愛唱不唱。

至於這六人組,給我個和聲我都願意唱。

更彆說,江北生給大家分的part,都是根據他們的個人特色分配的。

“北哥,你也太牛吧!你是不是什麼音樂世家的繼承人啊?”

楚琰腦洞大開,抱著江北生的大腿就想認義父。

江北生腿腳動彈不得,右手卻能輕而易舉的把楚琰拎起來挪到一邊。

他漫不經心的說道:“我不是,其實我是末日世界的一級通緝犯。”

江北生的話引得眾人哈哈大笑,冇有人相信,都在玩梗。

“哈哈哈,忘了和大家說了,其實我是魔法世界的大魔導師。”

“嘿嘿嘿,冇想到吧,我來自修仙世界,在下幽冥派左護法,桀桀桀桀……”

江北生無語的看著犯蠢的楚琰和路思澤,這年頭說真話還冇人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