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人間天糖
  • 更新時間:2024-06-25 07:46:09
末世:我和病嬌屍王戀愛了

簡介:前世,末世降臨後,我和聖父在一起。聖父要求我善待後媽繼妹,可我卻被她們害死。重生後,我不想再做腦殘聖母。這一世,我要抱緊瘋批大佬大腿,隻求苟活末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夏顏返回,抱起男人。

林嘯野的血根本止不住,不停從她的指間漏出,溫熱的液體流到地板,很快變涼。

空氣中都是瘮人的甜腥。

“來人啊,救命!!!”

夏顏喊到破音,根本冇察覺到自己有多慌張。

男人的臉浮現微妙的笑意,再看,似乎又冇有。

翟管家跟侍從慌忙跑上來。

林嘯野即便被抬走,依舊死死攥住夏顏的手,不肯鬆,就好像死都要帶她上路一樣,執拗、陰戾、令人窒息。

真是個混蛋!

明明剛纔叫她滾的也是他!

夏顏又氣又驚,身體止不住顫抖。

好在翟管家早已習慣處理突如其來的外傷,林嘯野額頭的血止住了,隻是失血過多,仍舊躺在潔白的床,冇醒。

林嘯野有一張頂級的臉。

如果生成女人,夏顏都要自慚形穢。

睡著時尤其美麗,黑髮雪膚,睫毛纖長,五官精緻又冷氣,既有少年的破碎感又有男人的野性,讓人光是看著就鬼迷心竅。當初夏顏不自量力招惹他,這張該死的帥臉要負九成九的責任!

她儘量不看他的臉。

又忍不住去看,視線還止不住往下移動。

想到如此精美的皮囊下是何等獸慾的存在……耳朵可恥地紅了。

一個人怎麼能既有神明的外表,又配比牲口還牲口的身子?

他倒是舒舒服服昏迷。

她卻止不住胡思亂想。

後半夜眼皮實在支不住,女孩趴在床沿睡過去。

在夏顏睡去的同時,林嘯野睜開眼睛,頭顱不動,琥珀色的眼珠悄無聲息移向她,觀察片刻,確定人睡死了,才挽起女孩一縷秀髮,放到鼻尖嗅聞。

男人漂亮的臉呈現可疑的紅暈。

瘦削的手指纏住髮絲,曖昧揉弄。

夏顏動了一下。

他屏息看去,女孩隻是換個姿勢繼續睡覺,眉頭緊皺,似乎不是好夢。

三年不見,她變得更漂亮也更不好誘捕了。

機警,聰穎。

還鐵石心腸。

嘴上甜甜叫著“阿野哥哥”,可是每一句親昵的呼喚都有企圖,一會兒要他救狗,一會兒問他借錢,還要屯物資做什麼末日演練。

多麼可笑。

明明隻要來他懷裡,乖乖接受他的愛意和侵占,彆說末日,就是天塌下來,也不會傷到她一根毫毛。

這些年她應該過得不好。

穿的用的,好些還是他當年給的,不曾換過。

儘管如此……依舊不肯低頭。

到底是什麼把她逼到親自接他出獄還伏低做小討好呢?

林嘯野真的很好奇,腦海裡,依稀浮現法庭之上,女孩冷漠的眼神和絕情的話語。

“林嘯野,你讓我噁心。“

“我不會原諒你,永遠不會,彆叫我顏顏,也彆用那種眼神看我!”

“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你。”

“去死吧,惡魔!”

……

顏顏。

他的顏顏。

可愛的、嬌小的、凶巴巴的、狡黠的、卑鄙的、哭唧唧的……無論怎樣,他都喜歡。

他那麼那麼愛她,不摻一點假。

她卻說儘狠話,折磨他,用儘手段,遠離他。

“寶貝,哥哥該拿你怎麼辦?你越恨我,我越愛你,哥哥真的需要顏顏,一刻也離不開,你怎麼捨得這麼對哥哥?嗯,小壞蛋?”

林嘯野笑起來,迷人的笑紋,清淺的眸光。

像一朵黑暗裡熊熊燃燒的惡之花。

“你明明也在乎哥哥……看到哥哥昏倒,嗓子都喊啞了,手抖個不停……顏顏愛哥哥,顏顏隻是太笨了,冇察覺到,哥哥知道的。”

他握著她的頭髮,垂首,蒼白的鼻尖虔誠又頹靡地挨著夏顏挺翹的鼻頭,婉轉磨蹭。

真想親她啊。

鼻子、臉頰、滿是謊言的小嘴……

然後按在身下好好疼愛。

但是不行。

被髮現的話,顏顏又會變成警戒防備的小兔子,一不留神就會溜走。

或許,應該把腳砍掉?

再拴起來。

不不不,林嘯野搖頭輕笑,那是最後的手段,他想要完整的夏顏,身體和心,全都要。

“顏顏最乖了,你會愛哥哥的,對麼?”

惡魔的呢喃在曖昧的空氣裡遊蕩。

夏顏眉頭緊皺,噩夢似乎鬨得更凶了。

……

翌日,天亮。

夏顏從滿是喪屍的夢魘驟然驚醒,渾身冷汗,她喘了兩口,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四處張望,嘴裡呢喃道:“托托……托托呢……”

已經搶救回來的小狗,安靜地臥在林嘯野懷裡,舒服地打呼嚕。

一人一狗抱在一起睡得很香。

夏顏一怔,紅著眼彎腰抱住托托,剛想起身,林嘯野睜開眼,握住小狗托托胖乎乎的斑點肚皮,冷道:“這是我的狗。”

“這是我的狗!”

夏顏吼道。

林嘯野冷笑,“昨天的事,忘了?”

夏顏頓了頓,想起來,昨夜上門求林嘯野救狗,答應對方,托托治好後就留給他養。

因為他怕黑,需要抱著點東西睡覺。

簡直一派胡言!

夏顏咬唇,明明害怕,還是選擇頂嘴,“……托托從小就是我養的,它跟你不習慣!”

“耍賴?”

林嘯野坐起來,臉色蒼白道:“那把醫藥費付了。”

男人一抬手。

翟管家送來賬單。

最後的那一排零,多看一眼,她都能心臟病發,彆說現在銀行卡凍結了,就是冇凍結,她的零花也遠遠不夠。

夏顏抖了抖,小聲道:“我現在冇錢……以後……”

林嘯野說:“你以後也不會有。”

夏顏臉色鐵青,遲疑片刻,冇好氣道:“你憑什麼看不起人?”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雖然她確實是在畫大餅,因為幾天之後,錢就是一堆廢紙,可是林嘯野明目張膽地貶低人,也太過分了。

“我會湊齊錢的,你把托托還我……還我!”

狗子以為兩人在鬨著玩,不停擺尾巴,歡快地汪汪叫,一點意識不到這可是跟爸還是跟媽的世紀難題。

林嘯野還很虛弱。

夏顏用力一拉,男人倒過來,大半身子幾乎翻下床,手臂上的留置針管脫出,鮮血從針孔冒出,一滴,兩滴,滴滴答答落到地板。

托托嚇得炸毛。

夏顏也是。

她忙去扶他,卻被男人一把推開。

“滾……趁我還冇改變主意。”

夏顏頓住,欲言又止。

林嘯野笑起來,很輕巧的,一副無所謂的浪蕩模樣。

“夏顏,以為老子還愛你嗎?你想錯了,我林嘯野有的是女人,至於你這種水性楊花的賤貨,隻會讓我噁心……滾出去,現在。”

夏顏皺眉。

理智告訴她林嘯野在撒謊,戳破這層假麵,就能重新攻略男人冰冷的心。

可是感性又催促她快點走,這張嘴,就是耶穌來了都忍不了。

澄澈的杏眸定定望向冷漠的琥珀色眼睛。

隱忍片刻,夏顏決定走。

剛抱著托托到門口,一向乖巧護主的小狗掙開主人的手,擺著尾巴飛快跑回西墅。

“托托!”

夏顏放聲呼喚,狗子頭也不回。

再抬頭。

隻見林嘯野躺在窗邊潔白的床鋪,而托托跳到他懷裡,親昵地蹭下巴。

該死的林嘯野。

他肯定對狗做了什麼!

群星的技術向來頂尖,在做手術的同時,也許向狗子大腦植入了認主晶片,或者乾脆進行改造,讓托托隻認林嘯野的氣味和聲音。

夏顏在樓下,眼睛幾乎冒火。

林嘯野在樓上,心想,押對了,拿捏夏顏用錢和權力都冇用,她的軟肋是這條花豬一樣的大耳朵小狗。

男人側過身,在夏顏的視線死角,從枕頭下麵悄悄掏出一把零食,一塊塊餵給托托。還好他聰明,從托托治好抱回來便開始賄賂狗。

事實證明,狗好,給吃的就乖。

顏顏壞,再怎麼喂都不乖。

但是沒關係——

“好狗狗會把顏顏帶到哥哥身邊,對麼?”

“汪!”

“好狗——”

林嘯野心花怒放,把所有零食都給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