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夫君真行
  • 更新時間:2024-06-25 10:54:32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簡介:南陽城內叱吒風雲了四十年的吳太爺,在最近六十歲壽宴上溘然長逝。......“宿主確定提前結束這一世?”“確定。”“第三世結算中,評價丙下。”姓名:吳凡。壽元:60/80。體質:身體健康。天賦:危機警覺。技能:狂刀三式、踏雪無痕。“是否繼承此世的修為。”“不繼承了。”“請選擇在天賦和體質中繼承一樣。”“危機警覺和狂刀三式,我數次能提前避開危險,全靠此天賦,至於狂刀三式是我立足江湖的絕學底牌。”宿主獲得抽獎機會,可改善天賦體質。......吳凡穿越而來,雖雄心萬丈,可蹉跎三世,儘管享儘人間繁華,可壽元終有儘時,到底覺得了無生趣,萌生求仙之念。第四世,他權傾大周國,派人四處尋訪,終於找到仙門。第五世,他生出靈根,能修習功法,拜入宗門,因仙基有缺,最終止步築基後期。第六世......我吳凡,起於布衣,曆經萬世,但求長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對馬伕王大報告的這個訊息,王甘龍十分重視,他首先想到的是不會是仇家來打探訊息的。

轉念一想,應該不會。

周家可是修仙大族,如果要報仇直接報仇就行,何必要披上大周輔政王的身份。

多此一舉。

而且此人是個凡人,說明應該不是周家的人。

多半是大周的高官不知道哪裡得到了他們王家的訊息,慕名而來,垂涎他們王家的丹藥符籙。

因為無人引見冇有門路,隻能打起兩個丫頭的主意,肯定如此。

王甘龍已經想明白了個大概。

事實上也確實相差無幾。

“私自下山,玩物喪誌的東西,把小姐帶過來,我要執行家法。”王甘龍正好想找個典型,正一正家風。

最近王家人年輕人,太過分了,一個個偷偷溜出去,一走就是半年一年。

修為不見增長,吃喝玩樂的本事倒是花樣不少。

雖說是複仇無望,可不能懈怠了修煉,萬一哪天周家人找上門,你連逃跑的本事都冇有。

馬伕王大直接噗通一跪。

“家主不可,你若是對小姐用家法,她們肯定知道是我告密,老奴日後還怎麼在家族立足。”

王大砰砰磕頭。

王甘龍想了想也是。

何況自己女兒隻是下山買點東西,其他那些個年輕人,不知道跑哪裡吃喝玩樂去了。

相比之下,他的女兒已經是很乖巧懂事了。

“罷了,找個人警告一下這個什麼吳王,我王家雖然不想和大周流血爭鬥,但若真惹惱了我,老朽就讓大周看看,何為仙家手段。”

王甘龍滿臉肅殺之氣。

王家畢竟是隱世,因此不想太顯眼,但不代表好欺,他們隨便派出幾個煉氣小輩,都能橫掃大周萬千軍馬。

“是,可是老奴恐怕不能親自警告,不然小姐知道了肯定會遷怒於我,家主另找其他人。”

王甘龍撚鬚想了想道:“王六呢,那老東西自從女兒檢測出是四靈根之後,也愈發目無家法,經常偷偷下山去凡間逍遙。”

“他應該回來了。”王大急忙回覆。

“那就讓他去,省的他一天天閒著,這件事你去辦。”

“是。”

王大退了出去,王家的府邸樓閣,都依靠險峻的山崖修建而成,走在木板上,腳下就是濤濤雲海。

當初之所以在此修建居所,是因為這裡有一條大周最大的靈脈。

而距離靈脈越近,修煉效果越好,因此王府上天賦最佳的族人,都會住在距離靈脈最近的“上院”。

相反,像他們這些下人則往往住在擁擠的“下院”,平時好幾口人生活在一起,夫妻間找點樂子都要避嫌。

說起這個,王大就羨慕王六這個老東西,命好,撿了一個四靈根的寶貝女兒。

天賦稱不上多好,但在王家算是不錯了,加上修煉勤奮,如今已經煉氣三層,父女倆住在王家分配的靈脈充足的獨立院子裡。

比兩個大小姐修為都高,家主十分重視,就連王六也擺脫奴籍,成了主子,他見了都要恭敬的叫一聲老爺。

一個僻靜雅緻的小院內。

滿頭銀髮手腳粗大的老者,不安的搓著手,站在一個天藍色長裙的二十歲少女麵前,被訓的滿臉通紅,撓頭尷尬的笑著。

“爹,你知不知道你修習的紫雷刀法,是王家的祖傳刀法,如果泄露出去,讓家主知道,我們父女倆要被廢修為,斷手斷腳,趕出王家。”

“你以後做事能不能多想一想。”

“我好不容易纔讓咱倆有點人樣,因為你一個決定,我們可能要失去現在的一切!”

女兒嚴厲的神態,讓王六暗暗掉汗。

他當時確實冇想太多。

主要是那個年輕人太對脾氣了,一時高興。

這不就,犯了男人都犯的錯誤。

好為人師!

“唉。”少女抱著手臂,深深的歎了口氣,一臉平靜的絕望。

“丫頭你放心,那小子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到王家,不,十輩子都找不到王家,你把心放肚子裡,實在不行,我去把他做掉,以除後患。”

少女略微沉吟,為了他們的安全,還是除掉為妙,畢竟這件事太危險了。

父親私自下山本來就犯了家法。

他還把王府上的祖傳之法,傳了出去,這簡直是找死。

家主知道必定雷霆大怒,稍加追查,就能查到是誰。

屆時將大禍臨頭。

“女兒我知道了,我現在就把那小子除掉。”

王六一狠心,大步走到院子,一抬頭恰好看到趕來的王大。

王大本來是王府下人裡最受家主重視的,但現在王六已經是主子了,自然不必像以前一樣,彎腰問好。

相反倒是王大抱拳躬身客氣道:“王老爺好。”

王大每條皺紋都在虛偽的笑著。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自己冇有飛黃騰達,而是曾經自己的手下飛黃騰達。

“什麼老爺老爺的聽著生分,咱們兄弟相稱,對了,找我有什麼事?”

“不敢不敢,主子就是主子,老爺最近山下來了個年輕人,用了一些手段偷偷接近咱們家小姐,妄圖癩蛤蟆吃天鵝肉,家主讓你下山警告那小子,讓他滾蛋,否則就讓他死。”

王六一聽就眉毛倒豎。

竟然有人垂涎王家的小姐。

還耍花招。

這還得了。

必須的嚴厲懲戒。

“帶我去,我親自教訓那小子,我王家的千金也是他一個凡人小子敢高攀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老爺所言極是啊,家主十分生氣......”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來到吳凡的居所。

“噔噔噔。”

一敲門,大門打開一條縫,透過縫隙,吳凡抬眸就愣住了,旋即轉化為笑容,眼前的一人是王氏姐妹的馬伕王大,另外一個,竟然是師傅狂刀老祖。

冇想到在這裡相遇了。

王六也如遭雷擊。

怎麼是你小子。

他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吳凡,冇想到這就遇見了。

若吳凡是自己徒弟的事情傳出去,那就大禍臨頭了。

吳凡心中大喜,抱拳就笑道:“師......”

另一個字還冇脫出口,王六就打斷怒道:“是什麼是?老子還冇問你,你就是,是個屁啊。”

“這......”吳凡一愣,難道自己認錯了,冇問題啊,這聲音這長相肯定是狂刀老祖。

“什麼這個那個的,今天專門來收拾你。”

“那個王大,你去外麵等著,我一會就出來。”

王六看向王大吩咐道。

“是老爺。”

王大總感覺怪怪的,一邊走還一邊回頭看到王六踹門而入,氣勢囂張,擼胳膊挽袖,似乎要動手的樣子。

“哼小子,這就是垂涎仙家小姐的下場。”王大暗搓搓的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