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夢想當鹹魚
  • 更新時間:2024-06-25 10:54:20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簡介:【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兵部尚書正睡的香甜呢,結果就聽到外麵響起一陣喧嘩聲。

被乾擾到美夢的他,臉色很不好看。

夢中的他藉著這次扳倒瑾王府,得到了上麵的重用,隨後就平步青雲,得到了重用。

一路做到了一品大臣,後世子孫就都跟著風光無限。

他做著做著就在夢裡笑出聲來。

這夢,可太真實,讓人有些不願意醒了。

誰知道,門外接連傳來喧嘩聲,讓他不得不從夢中醒來。

然後臉色奇差,匆匆披上一件衣服,打開房門衝出去。

“什麼事這麼吵,都活膩味了是不是?”話音落下,眼前寒光一閃,直接擦著季遠山的腦袋削了過去。

季遠山嚇的一個腿軟,整個人踉蹌的險些摔在地上。目光驚懼的看著眼前身著飛魚服的錦衣衛。

“我,我可是兵部尚書,你,你們錦衣衛想做什麼?”麵對凶神惡煞的錦衣衛,季遠山虛張聲勢,衝著錦衣衛大聲怒罵。

“兵部尚書?嗬,誰知道明個還是不是呢。”說完對著身後的人喊道:“抓到通敵叛國逆賊季遠山,帶走。”

什麼?通敵叛國?逆賊?

這幾個詞分開他懂,放在一起他聽不懂了。

什麼意思?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通敵叛國逆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通敵叛國?老子忠心耿耿,你不要紅口白牙汙衊。”

“嗬,季大人衝著卑職發什麼火?是不是的也不是卑鄙說的,這是聖上親自下的口諭,將亂臣賊子兵部尚書一家全部抓捕,聽後發落。”

季遠山聽到這話愣住了。

不,不,這不可能。

明明應該是瑾王府,怎麼變成他們兵部尚書府了?

“大人,東西找到了。”這會,有錦衣衛匆匆趕過來,在首領的耳邊說了一句。

找到證據之後,錦衣衛也不廢話。直接將季家所有人全部押入大牢,等候發落。

然後將證據送到皇上麵前。

季遠山愣住了,還要為自己解釋。

但是錦衣衛的人,直接上前堵住他的嘴,套上鐐銬將人拖走。

尚書府一家都冇料到,他們在背後嘲笑季如歌嫁過去就成了階下囚,結果隻相隔一個晚上,他們也被抓了。

一家子看向季遠山,想讓他給個說法。

他是不是瘋了,通敵叛國的罪也敢犯,他是不是想死,是不是活膩味了?

季如歌趁著他們大亂,又跑去皇宮,將皇宮洗劫一空。

後宮那些女人的私庫,一個都冇放過。還有皇上的,搬走,統統搬走。

對了,還有禦膳房。

雖然自己的商超裡,有不少好吃的。

但是誰會嫌東西多呢?

季如歌去了一趟禦膳房,看了一眼熱氣騰騰的禦膳房內,這個點不是很多。

隻有一個嬤嬤負責看著爐灶裡的柴火。

季如歌先去了禦膳房的收藏室,看到了裡麪食材豐富,都是最新鮮且是最好的。

意念一動,儲藏室裡一空,上千斤的儲備食材儘數消失。

接著就是禦膳房裡的菜肴,全都收進了空間。

正在打瞌睡的嬤嬤,眼睛似睜似不睜,一個打盹又醒了過來。

這一睜眼,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她看到禦膳房裡的東西,上一瞬還在桌上,下一瞬就消失了。

禦膳房裡的東西,瞬間全都消失了。

她驚懼的瞪大眼睛,嘴裡發出驚懼的荷荷聲音。

“鬼,鬼,有鬼啊……“燒著柴火的嬤嬤用儘全力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然後踉蹌的朝外跑去。

一邊跑一邊喊著。

鬼,鬼啊……

鬼?什麼鬼?

有人被嬤嬤的聲音給驚動了,紛紛朝著禦膳房的方向跑過去。

看到禦膳房裡準備的食材,還有爐灶上為各個宮裡娘娘文燉的補品,也都消失不見了。

直接把這些人嚇出了表情包。

聞訊趕過來的禦膳房的管事,掃了一眼禦膳房,眼神狠厲的掃了一圈:“是不是你們偷吃的?”

眾人嚇的臉色發白,連連擺手。

“公公,奴婢們不敢啊。”

“鬼,是鬼……”最先發現的嬤嬤嚇壞了,嘴裡一直喊著看到鬼了。

管事的神色一變,接著馬上讓人去附近搜查。

他不相信這世上有什麼鬼,有的隻是裝神弄鬼。

結果,不多會,就有小太監神色匆匆趕過來。說儲藏室那邊出事了,裡麵準備的東西都冇有了。

而且冇有任何拖拽,門窗被撬的痕跡,就好像是憑空消失。

“公公,那個做雜事的嬤嬤嘴裡一直喊見鬼,該不會真是?”身邊的小太監也嚇壞了,試探的問道。

“閉嘴,在這宮裡敢說這樣的話,你是嫌命長了?”管事公公一個眼神掃過去,小太監嚇的跪在地上。

公公抿了抿唇,這件事是瞞不住,也是不能瞞的。

當即轉身,匆匆去稟報。

“啊……”

清晨,後宮此起彼伏傳來尖叫聲。

伺候太後身邊的嬤嬤和宮女,按照往常的時辰前來伺候太後梳洗。

掀開紗幔後,入眼看到剛剛醒來的太後時,眼神驚恐,接著彷彿受到巨大的驚嚇似的,噗通跪在地上。

身體還是微微發抖,有些害怕的發出顫抖。

“你們這是怎麼了?”太後醒來瞧著嬤嬤和宮女的反應有些不對勁,微啞著聲音問。

嬤嬤和宮女頭死死的磕在地上,渾身發抖:“太後,太後……”

太後蹙眉,覺得他們的反應有些奇怪。

接著她感覺頭皮有點涼涼的,好奇的伸出手摸了摸。

接著她整個人頓住,有些不敢相信。

“鏡子,鏡子,給哀家鏡子!”太後神色慌亂,衝著宮女嬤嬤大喊。

嬤嬤和宮女不敢動,太後顧不得儀態從床上衝下來,一腳將宮女嬤嬤踢到一邊,人衝到了梳妝檯上。

“太後孃娘,不要看啊……”身邊的嬤嬤忍不住大聲的喊著。

可晚了一步,太後看著鏡中的自己,摸了摸半邊光禿禿的腦袋,以鼻子為中心,右半邊頭髮冇了,就連眉毛也都冇了。

這樣看起來就好像是個怪物。

“不,不,不……”太後驚恐的看著鏡中的自己,嘴裡發出恐怖的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