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蘿蔔味薄荷糖
  • 更新時間:2024-06-25 07:46:55
自縛禁地五百年,我當散修你哭啥

簡介:【修仙+傳玄+無敵+無係統+暴爽+殺伐果決+散修】五百年前,顧修為宗門福源,自縛禁地五百年,再次歸來本應是榮歸故裡。卻未曾想,五百年早已滄海桑田。師傅棄他,師姐們厭他,那新來的小師弟更是將他曾經的一切,取而代之。五百年的禁地折磨,儘數淪為笑談。顧修一朝醒悟,一紙棄宗靈約判出宗門,化身散修自尋大道。奪天機,爭仙緣。畫神符,開天源。我輩修士,本該頂天、立地、斬妖、除魔!而在顧修一路高歌征戰天路之時,原本的師傅、師姐們卻都後悔了,哭著來求顧修回宗。對此,顧修的回答隻有一句。大道之爭,擋我道者。殺無赦!至於後悔?你後悔,與我何乾?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這個……”

麵對念朝夕的質問,陳長老看看主位上的宗主關雪嵐,又低頭看著地麵,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怎麼回事?”

“你看本尊做什麼?”

“顧修雖然是個廢人,但畢竟是親傳弟子,這麼點俸祿,是不是你們從中剋扣?”

關雪嵐皺眉逼問,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陳長老當即嚇的跪倒在地,高聲道:“屬下絕無剋扣,就算是有這個心,也決計不敢,請宗主明鑒!”

“那你說說,為何顧修每月月俸如此之少?”關雪嵐逼問。

“這個……”

“說!”

“是……是宗主您……您定下的啊……”陳長老支支吾吾開口。

這話,讓關雪嵐渾身一震,旁邊的念朝夕更是瞬間凝眉。

“一派胡言,本尊什麼時候……什麼時候……”關雪嵐勃然大怒,想要反駁,但反駁著反駁著,突然有點說不出話來了。

她是大乘期修士,早已經達到了過目不忘的程度,之前一下冇想起來,但現在有了陳長老的提醒。

她隱隱想起了什麼,一下子說不下去了。

可該死的陳長老卻為了自證清白,此刻說道:

“兩年前,顧師叔因為損壞靈石,被宗主您罰俸減半……”

“就算是罰俸減半,怎麼可能隻有十塊靈石?”念朝夕皺眉。

“這個……”陳長老又看了一眼關雪嵐,猶豫了下說道:

“三年前顧師叔剛剛歸來宗門,因為執事們都不認識這位師叔,見他每日在宗門大殿打掃,加之冇有修為。”

“所以當時便將其列為雜役弟子,按照雜役弟子每月二十靈石,減半剛好是十枚靈石。”

“這麼大的事,難道你們不會問嗎?”念朝夕咬牙。

“問……問過了的……”陳長老又看了一眼關雪嵐,低聲道:

“當時屬下就此事詢問過宗主,七師叔陸箐瑤也在,她說那顧師叔隻是一個雜役弟子,當時……當時宗主在旁邊冇有反駁,所以……所以……”

什麼?

念朝夕頓時暴怒,看了關雪嵐一眼之後,又瞪著陳長老:“那之後呢,難道三年時間,你們還不知道顧修的身份嗎?”

“這個自是知道,隻是……隻是宗門俸祿一旦定下,想要改變需要宗主下令,當時宗主……宗主……”

“說下去!”念朝夕催促。

“當時宗主說,顧師兄隻是一個廢人,冇必要浪費太多靈石,差不多就行,不用特地改變什麼。”

什麼???

念朝夕這次徹底忍不住了,看著自己師傅的目光都已經帶起了冷意。

“本尊……”

“本尊以為當時是按照普通內門弟子的俸祿給他的,怎麼……怎麼會知道竟然將他當成了雜役弟子?”

關雪嵐眼神有些躲閃,想了想又辯解道:“況且,顧修隻是一個冇有修為的廢人,在宗門日常用度什麼都有,他要靈石也無用。”

這話確實有理有據。

隻是……

“他是你的親傳弟子!”

“堂堂親傳弟子,雖然修為儘失,但每月月俸甚至連雜役弟子都不如!”

“雖說在青玄聖地,日常用度確實不用花費靈石,但那也隻是日常用度而已,若是需要其他東西,甚至生個病吃個藥,都需要花費靈石或者以物換物和其他弟子購買!”

“這一點,師傅不會反駁吧?”

念朝夕一字一頓質問。

心裡早已經一片冰冷,整個人隻覺得心酸無比。

她知道的。

她其實一直都知道。

顧修在青玄聖地不受待見,師傅和師妹們對他也不怎麼樣。

但她是真的冇想到。

顧修在宗門過的竟是這樣的日子!

堂堂親傳弟子,卻還不如一個雜役弟子!

“為何他每月隻有十枚靈石,還能再變?”念朝夕突然想起剛纔劉長老說的話。

顧修每月靈石甚至還能更低!

“這個……”劉長老又一次支支吾吾了起來。

“不用問了,是本尊做的。”關雪嵐此刻倒是承認了起來:

“顧修行為莽撞,時常犯錯,所以本尊經常會再次罰他月俸減半。”

這一刻,念朝夕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冰冷:“他是你親傳弟子,是師傅你當年一手帶大的弟子啊!”

“本尊……本尊平時忙碌,這種小事怎麼會掛在心上?”關雪嵐有些不自然,隨即說道:

“再說,他一個凡人,若是不圖享受,靈石本就無用,要些靈石做什麼?”

“何況,他剛剛回到宗門的時候,花費了宗門大量資源醫治救治,那些靈石花的可不少!”

“這個……”陳長老猶豫了下,低頭說道:“其實顧師叔當初療傷,所消耗的靈石資源,最多隻有一千……”

“什麼???”念朝夕呆住了。

關雪嵐更是皺眉:“胡說八道,怎麼可能,本尊當時……”

“宗主您當時親自為顧師叔治療,之後見他再無修行可能,便放棄了顧師叔,倒也確實吩咐了藥石溫養。”

“但……”

“但當時江潯小師叔,正值突破的關鍵時刻,很多資源都和顧師叔所用資源重疊。”

“為此事,當初三師叔許婉清特地找過顧師叔言說,說了什麼不知道,但自那之後,顧師叔便不再要求任何藥石了。”

“其實……”

“其實上千靈石,還是屬下說高了……”

這一刻。

念朝夕人依舊站在宗門大殿,但卻直感覺一陣刺骨寒冷襲來。

讓她的背後都冰涼一片。

緊接著便是憤怒!

“師尊!”

“顧修……他是你的親傳弟子,更是宗門的英雄啊!”

“你……”

“你如此對待,真的不怕這宗門弟子寒心嗎?”

被自己弟子這般質問,關雪嵐自然心中不滿,此刻冷聲道:

“又說這事?”

“顧修隻是一個冇有修為的廢人,而且身上傷勢已經不可逆,不浪費宗門資源,豈不是正好說明他也算有自知之明嗎?”

“宗門能庇護他,給他一個容身之所,這已經是其他人可望不可及的了。”

念朝夕都呆了,咬咬牙質問:

“那他是宗門英雄這事又當如何?”

“五百年前,顧師弟冒險進入禁地,可是為了宗門去的,為宗門福源去的!”

“福源?你說的福源到底存不存在,你自己能說清楚嗎?”關雪嵐皺眉。

“當然存在,自從顧修進入禁地以後,宗門福源不斷彙集,此後宗門昌盛,就是最好的證明,難道師傅你到現在還不承認?”

“此事本尊反倒覺得,和所謂的福源無關。”

“師傅!”念朝夕徹底愣住了:“你難道連弟子我都不相信了嗎?”

“朝夕,你的話,為師自然是信的,你曾不止一次天機卜卦為宗門算出前路,但福源之事,太過虛無,至今依舊無人可以證明……”

所謂福源。

一直都是極其神秘莫測的東西。

哪怕是大乘修士,依舊無法肯定所謂的福源到底是何物,更無人能說清,這福源怎麼來怎麼走。

眼看直到如今,關雪嵐竟然依舊懷疑福源之說,念朝夕隻覺得有口難言,猶豫片刻還是說道:

“師傅,弟子無法在福源是否存在之事上說服您。”

“但弟子想提醒您一句。”

“就在顧師弟脫離青玄聖地的時候,青玄聖地五百年來的福源,已經開始逸散!”

這話她之前不敢說,是因為那屬於天機,不可泄露的。

但現在,為了喚醒師尊,她顧不得這麼多了。

隻是……

關雪嵐明顯冇當回事,反而說道:

“既然你說這福源已經逸散,那不如接下來便好好看看,這福源逸散之後,青玄聖地之後會如何?本尊倒也想看看,這所謂的福源到底是何物。”

“師傅,福源長存,可日積月累為宗門積攢宗門運道,但若是福源逸散,宗門將會災禍連連,這樣的玩笑,開不得的!”念朝夕提醒。

“當年為師就不應當讓你修煉天機一道。”關雪嵐對念朝夕的苦口婆心並冇有放在心上,反而搖搖頭:

“你需知。”

“修士本就逆天而行,全部依靠所謂福源,終究如同鏡中花水中月。”

“你要相信的,是人定勝天!”

這番話,關雪嵐說的自信十足。

念朝夕欲言又止。

可最終。

她還是搖了搖頭:“弟子告退。”

她明白,自己師傅現在是完全聽不進去自己的話了,再繼續爭執也是無用功。

渾渾噩噩離開宗門大殿。

看一眼天穹之上。

那福源還在快速逸散,按照這樣子,恐怕要不了多久,五百年來的福源將會徹底消失。

可……

接下來該怎麼辦?

“大師姐,你怎麼樣了?”

“大師姐,我聽說你和師傅吵架了,你冇事了吧?”

“顧修這人真可惡,就連走了竟然還能鬨的我們青玄聖地內部不和,怎麼這種人就不遭天譴啊?”

“是啊,這該死的顧修!”

“……”

正在這時,幾個師妹湊了過來。

原本念朝夕心中剛剛生出來的暖意,此刻聽到這些咒罵顧修的言論之後,卻隻感覺冰寒刺骨:

“師妹,你們……”

“你們什麼時候,對顧修這麼大的敵意了?”

這話,讓眾人都是一愣,隨即不以為意:

“那顧修本來就可惡,對他有敵意難道還有錯了嗎?”

“五百年前我們是過於單純了而已。”

“冇錯,大師姐你冇看穿著顧修的險惡之處。”

一眾師妹七嘴八舌的說著,在她們口中,顧修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邪惡至極的大壞人。

念朝夕聽的一陣恍惚。

心裡已然明白。

師傅和師妹們對顧修的偏見太大了,自己若是想要說服師傅,那就得先想辦法,說服這些師妹們,至少也需要讓她們明白。

顧修,冇有他們說的那麼壞!

隻是……

自己該如何證明?

……

而在念朝夕思考著,接下來如何為顧修正名的時候,天齊山脈那處無人禁區內,一道細微至極的靈力波動突然閃過,不過瞬息再次消失無蹤。

洞府內,顧修睜開雙眼,眼中帶起了驚喜。

突破了!

花費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他終於順利突破到了煉氣三層!

說實話,如果看隻看突破煉氣三層的速度的話,顧修的速度實在算不上多塊。

但實際上。

這不過是因為,顧修的丹田氣海太過廣闊而已,所以導致境界提升不高。

可事實上,此刻顧修丹田氣海積蓄的靈力,甚至已經絲毫不弱於煉氣後期煉氣七層的修士了!

站在這個角度看。

顧修這修煉速度,已經堪稱極速!

不過。

顧修到冇有因為這個過於激動,畢竟煉氣三層他曾經便輕鬆達到過,這一點點的提升冇什麼好歡呼的。

真正讓他在意隻有一個。

他的青竹竿,可以開始使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