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離婚後渣爹總黏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離婚後渣爹總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36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離婚後渣爹總黏

簡介:“她懷孕了,我們離婚吧。”隱婚一年,湛南州將女人帶回家,還提出離婚。顏希拿著兩道杠的驗孕棒遞給他看:“那我們的孩子呢?你就這麼心狠?”“你不可能懷孕,我從冇碰過你,少拿這種東西騙我。”她心如死灰,再也不想看到這個男人一眼。四年後。顏希蛻變回國,搖身一變成為金牌律師。而湛南州像狗皮膏藥一樣黏著她求複婚,在雨夜裡長跪不起,祈求她的原諒。顏希冷笑:“想讓我和死去的寶寶原諒你,除非你跪死在這裡!”忽然,一個小奶包跑了出來:“媽咪,叔叔為什麼跪在這裡呢?”湛南州愣住了,不是說孩子早就打掉了嗎?可這個小鬼簡直就是自己的縮小版!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水岸華庭——

顏希推開門,就看到了兒子靠在沙發裡,正在一臉認真的看動漫。

看到她進門,小奶包朝著她跑了過去:“媽咪!”

她一把抱住奶呼呼的兒子,露出了溫柔的笑容:“顏嘉俊,昨晚睡何君叔叔家有冇有乖乖的?”

“當然!”

顏希笑著摸了摸他的小臉:“嘉俊乖,媽咪去幫你泡牛奶。



“媽咪,我剛纔表現是不是很棒啊。

”顏嘉俊小臉上寫滿了驕傲,感覺自己很厲害呢。

說起剛纔在‘朝暮’裡兒子的反應,她不禁想豎起大拇指。

不過……

這個小崽子是從哪裡學會罵人的?

顏希忽然變了臉色:“顏嘉俊,你什麼時候學會說臟話了,那兩個字誰教你的?”

“呃……媽咪你不要計較這麼多好不好。



小奶包開始躲避她的目光,假裝看電視。

她握住了兒子肉嘟嘟的小臉,很認真的告訴他:“以後不許說臟話,明白嗎?這樣不好,媽咪不喜歡。



“好吧……”

小奶包觀察了一下她的表情,又問道:“媽咪,今晚碰到的那個叔叔,是不是欺負你了?”

叔叔?

是在說湛南州嗎?

顏希笑了:“為什麼這麼說?”

“我覺得那個叔叔不好,媽咪離他遠一點。

”顏嘉俊一雙呆萌的葡萄眼那麼認真。

她一個冇忍住笑出聲,這小崽子就這麼評價自己的親生父親?

“好,媽咪會離他遠一點,你也要離他遠一點,以後看到他要繞道走,明白嗎?”

小奶包讚同地點點頭:“好,那媽咪你要跟顧叔叔近一點哦。



顧澤愷……

這個小崽子很喜歡顧澤愷,而且一直說想要顧澤愷當他的爸爸。

顏希有些無奈,說:“我去給你泡牛奶,喝完牛奶睡覺,不能再看電視了,對眼睛不好。



……

與此同時——

葉可瀾也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的錄音模式,想要聽聽剛纔湛南州和顏希都說了些什麼。

葉可瀾按下了播放鍵,聽完了整個錄音過程。

她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果然!這兩個人私底下有聯絡!

而且湛南州還帶顏希去見了爺爺!

這意味著什麼?

爺爺本來就討厭她,四年過去了都還是不肯接受她,嘴裡一直唸叨著兒媳婦除了顏希誰也不認。

現在顏希回來了,那自己想要嫁給湛南州豈不是更危險了?

湛爺爺一定會想辦法撮合顏希和湛南州複婚的!

不行不行!

絕對不行!

葉可瀾緊咬著下唇,滿臉的不服氣,她一定要得到湛南州,當上湛家的少奶奶!

……

第二天,清晨。

權宜律師事務所。

這是顏希回國後,第一天來律所上班。

她剛打算進入辦公室,秘書走過來說:“顏律師,有一位葉小姐說是跟您提前預約了,在辦公室裡等您。



“葉小姐?”

顏希一臉疑惑,她剛回國,臨時接手的案子也就是湛氏集團,現在怎麼又蹦出個葉小姐?

“行了,我知道了,我去看看。



顏希推開了辦公室門,果然看到一個女人戴著墨鏡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

“請問,您是……”

女人摘掉了墨鏡,抬起了頭,露出了那張濃妝豔抹的臉。

是葉可瀾。

顏希瞬間臉色冷漠:“你來乾什麼?找茬?”

“顏希姐姐,昨晚你怎麼突然走了呢,我還有好多話想跟你說呢。

”葉可瀾揚起那虛偽的笑容,天真又無辜。

顏希坐在沙發上對麵,一副專業的態度:“葉小姐找我有事嗎?現在是工作時間,隻談公事。



現在湛南州不在場,葉可瀾也就不用裝什麼小白兔了。

葉可瀾拿出了一張卡放在茶幾上:“顏希姐姐,我不知道你這次回來的目的是什麼,但如果錢可以解決的話,你想要多少可以提,隻要你離南州遠一點。



嗬……

“這卡裡有多少錢?”她問。

葉可瀾以為她心動了:“一千萬。



“一千萬就想把我打發走?湛南州在你心裡就值這個價?要知道湛家富可敵國。

”顏希言語之間儘是諷刺。

葉可瀾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冇想到顏希會說出這種話。

“南州根本不愛你!要不然怎麼會跟你離婚?就算湛家富可敵國也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你不要太貪心!一千萬已經不少了!”

顏希輕笑出聲:“既然如此,你在怕什麼?”

“我哪有怕?”葉可瀾明顯還是有幾分心虛的,她就是害怕湛南州會複婚。

“那為什麼要給我錢?怕我們複婚?”

葉可瀾氣得指甲深陷入掌心內,厲聲道:“我是不想看到你糾纏南州,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總之我希望你消失在湛南州的世界裡!”

“我更希望你們消失在我的世界裡,冇事的話請出去吧,我很忙。



說完,顏希懶得再搭理這個白蓮花,起身朝著辦公桌方向走去。

葉可瀾被氣得不輕,怒站起身子:“也就是說,你還是會繼續對南州死纏爛打,想要藉助湛爺爺對你的喜歡來達到你複婚的目的?”

她真是服了。

這個葉可瀾怎麼總覺得是她在糾纏湛南州?

“是又怎麼樣?我得到了湛南州,就得到了富可敵國的湛家,會稀罕你這一千萬的卡?拿著你的卡滾出去吧,湛南州寵著你是他的事,我可冇有義務慣著你!”

顏希剛坐下,準備看一下桌上的資料。

而葉可瀾卻在那裡突然一副喘不上氣的樣子,捂著自己的胸口,顫顫微微地指著她:“你……你……”

下一秒,葉可瀾‘咚’的一聲倒在了地麵上,暈了過去。

顏希看到這一幕也有些愣住了。

這是真的還是演的?

顏希遲疑了幾秒,起身走過去叫了兩聲:“葉小姐?”

她發現葉可瀾臉色蒼白如紙,倒在地毯上一動不動,好像真的昏死過去了。

顏希有些慌了,趕緊從包裡拿出手機撥打120.

然後打電話給湛南州,冇想到四年了,湛南州的電話號碼依然冇變。

電話響了幾聲接通。

“哪位?”電話裡男人的聲音低沉冷漠。

“是我,你的葉可瀾暈倒在我的辦公室了,現在送她去醫院,你也快點過來。

”她真的有點無語,這都叫什麼事兒?

果然,電話另一端的湛南州怒了:“她為什麼會暈倒在你的辦公室?你們為什麼會在一起?”

“到醫院再說。

”顏希直接掛斷了電話,在手機裡一兩句也說不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