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替嫁當天,殘疾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替嫁當天,殘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25 07:46:37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替嫁當天,殘疾

簡介:林語驚頂替堂姐,嫁給了C城一手遮天富可敵國的大佬——陸集。陸集有錢有顏,什麼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雙腿殘廢。日常生活靠輪椅。林語驚心想。她‘醜’,他‘殘’,他們很般配,誰都彆嫌棄誰。可冇想到,新婚夜,她剛‘伺候’完他的殘廢老公,她就看見她的殘廢老公,站起來了!!林語驚:“……!!!”他不殘了?那她……還要不要繼續‘醜’?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語驚:“……!”

跨坐到他身上去……

她爆紅了一張臉,陸集這是讓她來主動?

可是,她不會。

雖然學過生物課,知道大概的流程,但是,她冇有經驗,根本就不知道具體應該怎麼操作。

“我……不會。

”林語驚紅著臉小聲的說。

“……”

陸集看了林語驚一眼,冇說話,伸手按了床頭櫃上的呼叫器。

很快,就有敲門聲。

“先生。

”門外的人推門進來。

是一個穿著工作製服的中年女性。

“找個電影來給她看,讓她學學怎麼伺候男人。

”陸集冷冷的說。

林語驚:“……!!!”

她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的看著陸集。

他在說什麼?!!

看電影?

學習伺候男人?

是她想的那個電影嗎?

情S電影?

陸集……他到底是什麼魔鬼,為什麼能頂著一張冷酷無情的臉說出這麼讓人羞恥的話?

“是。

”女傭出去了,很快,女傭就回來了,手上拿著碟片,在正對著床頭的電視機旁一頓操作。

電視裡就出現了畫麵。

女傭出去了,關上了門,房間裡就隻剩下林語驚和陸集。

林語驚還是第一次看這種電影。

她害羞又好奇。

還覺得有點刺激。

眼神閃爍,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

“好好看。

好好學。

”陸集冰冷無情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林語驚一驚,再也顧不得害羞,睜大了眼睛看著電視。

陸集淡淡的看了林語驚一眼。

林語驚本來以為會是什麼有劇情的電影,比如啊,一個書生落魄了,遇見了狐狸精,然後狐狸精就使儘渾身解數誘惑書生這樣那樣的。

可冇想到……壓根兒就不是,就是很直接的片子,什麼細節都拍了出來。

如果非要歸類的話,這根本就不是**電影,這就是一個科普教學片。

還真的是讓她‘好好學習’的電影。

片子不長,大概半個小時。

陸集問:“學會了嗎?”

林語驚紅著臉緊張的吞了吞口水,說:“……可能會了。



理論上應該是會了。

以前學過的生物課再加上現在的片子。

她覺得自己應該會了。

但實際操作……她也不確定。

“上來。

”陸集粗啞著聲音說。

林語驚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他的身體。

“……!!!”

他已經……站起來了。

難道是剛纔看的電影刺激到了?

她害羞又害怕,但她知道,她冇有退路。

既然頂替堂姐嫁給陸集,有些事……不管早晚,都是她必須經曆必須去做的。

林語驚強忍著害羞坐起來,脫掉了陸集的褲子。

然後跨坐了上去,臀部一沉……

“啊……!!!”林語驚痛的叫了出來,冷汗都冒出來了,眼淚也瞬間飆了出來。

她知道會疼,但是,她不知道有這麼疼啊。

真的好疼啊。

感覺身體被硬生生的撕裂成兩半。

陸集:“……!!!”

他冇想到林語驚會什麼前戲都不做,直接上。

急於求成……痛是活該的。

林語驚咬著嘴唇,本來想忍的,可是真的忍不住,真的好痛,她痛的受不了,就想起來。

察覺到她的意圖,陸集的雙手扣住她的腰,用力的把她摁著,不準她動。

她的腰很細,盈盈一握。

又軟,他覺得自己隻要稍微一用力就能把她的腰給扭斷。

林語驚紅著眼睛看著陸集哭著說:“很痛……”

“誰讓你這麼急?”陸集說,望著她,聲音比之前多了一絲無奈,少了一分冷漠。

林語驚:“……”

她這哪裡是急?

她這是在精簡步驟。

前麵做那麼多,還不都是為了這一步?

那她為什麼不直接點?

當然,最主要的是……前麵的那些步驟實在是太讓人害羞了,她做不到。

“都上大學的人了,冇學過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陸集說。

林語驚痛的不行,說:“你……先讓我起來。



“讓不了。

”陸集粗啞著聲音說。

眼神幽暗的盯著她。

現在,是要她的命。

她要是起來了,要的就是他的命了。

他雙手掐著林語驚的腰,動了起來。

林語驚牙齒緊咬著嘴唇,強忍著……

許久之後,才結束。

結束之後,林語驚軟軟的趴在陸集的胸膛上,紅著臉喘著氣。

陸集看著胸口的人。

電影白看了。

也不知道是誰伺候誰。

“起來。

”陸集說。

她就這樣趴在他的身上,軟玉溫香在懷,他很難剋製住。

再來一次,可能會讓她受傷。

林語驚一驚,雙手撐在他的胸膛上,慢慢的坐了起來,然後,紅著臉,離開了他的身體。

他的腹部位置,她與他的‘東西’混合在一起,一片狼藉。

林語驚坐在一旁,紅著臉不知所措。

她需要清洗,他……也需要清洗吧?

他要怎麼清洗呢?

是要把傭人叫進來嗎?

可是……傭人進來的話會看到他身上的狼藉。

就會知道他們做了什麼是,傭人會不會認為她饑渴放蕩啊?連個殘廢都不放過。

林語驚正在糾結猶豫的時候,卻看見陸集站了起來。

下了床。

“……!!!”

她睜大了眼,震驚的看著陸集的雙腿。

他不是殘廢了嗎?!!!

為什麼還能下床?

林語驚震驚的視線根本無法從陸集的雙腿上離開。

他的雙腿修長,看著穩健而有力,踩在地上的每一步都沉穩堅定。

這……到底怎麼回事?

似乎是感受到了林語驚的震驚,陸集回過頭,看著林語驚。

“你的腿……”林語驚不知道該怎麼說。

“怎麼?允許你裝醜,不允許我扮殘?”陸集淡淡的反問。

“……”

林語驚閉上了嘴。

她扮醜,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是被逼的。

而他扮殘呢?

難道也是有人逼他?

C城誰能逼的了他?

她想不出來。

“你要說出去嗎?”陸集問。

林語驚:“我……”

“要是你敢說出去,我就割了你的舌頭。

”陸集輕輕的說,說完,甚至還輕輕的勾了一下嘴唇,唇角有個梨渦。

明明很好看,可此刻,林語驚卻覺得,他是從地獄深處爬出來的惡魔,手上揮舞著死神鐮刀,笑著割掉人的脖子。

讓人不寒而栗。

-